微信社群舆情监测研究


微信社群是基于某个连接点而自发聚合,成员间相互作用、相互影响,是具有归属意识的社会群体。

在微信社群舆情传播中,微信社群舆情传播主体除了是网民身份,更重要的是成员的社群属性。

当微信社群舆情只是一般性事件时,微信社群舆情传播客体是事件本身;随着舆情不断扩散升级成风险性事件时,客体则成了相关政府责任部门。

媒体是微信社群舆情传播的介质,发挥着信息传播的载体作用,同时也因自身的选择性传播,影响着微信社群舆情的发展。

由于个体阈值、社群认同、情绪传染以及自组织热情的作用,微信社群会表现出积极的传播状态。

与此同时,在社会关系、利益冲突、平台环境等外界刺激下,微信社群的阈值不断降低、规模不断增大,微信社群舆情扩散成全民性舆情。

微信社群舆情的潜伏期是一个隐形舆情蓄势的阶段,当导火线出现时微信社群舆情迅速引爆,由于把关人的缺失谣言增生、舆情恣意增长。

随着各方舆论场观点的成熟,微信社群呈现出明显的站队趋势,多方博弈下舆情最终缓慢衰退。

在传播模式上,微信社群舆情以节点为中心进行传播,整体上类似于涟漪的扩散效果。